免費注冊找回密碼
開啟輔助訪問設為首頁收藏本站

安丘大眾網

搜索
熱搜: 安丘 民生 旅游       新聞熱線:4189188 4360586   廣告熱線:18863607077
安丘大眾網 網站首頁 國內新聞 查看內容

暴風影音“驟停”收場 互聯網追風口的又一“啟示錄”

2019-11-26 13:45| 發布者: 安丘大眾網 |來自: 新華網 分享到:

摘要:   很多網友的又一份青春記憶遠去。22日晚間,有網友發現,暴風影音官方網站移動端和PC端以及APP均出現問題,無法正常打開,貌似“驟停”。  作為一款PC時代中國網民必備的裝機軟件,暴風影音在冬日深夜的突然癱 ...

  很多網友的又一份青春記憶遠去。22日晚間,有網友發現,暴風影音官方網站移動端和PC端以及APP均出現問題,無法正常打開,貌似“驟停”。

  作為一款PC時代中國網民必備的裝機軟件,暴風影音在冬日深夜的突然癱瘓令業內唏噓不已。曾經風光無限,號稱“小樂視”的互聯網第一妖股,以控股及參股形式盲目地追逐著一個個熱門風口,卻缺乏聚焦,導致主業創新乏力,最終風口消散、泡沫破滅、轟然跌倒,為互聯網企業持續發展添上一本“啟示錄”。

  曾是一代網友的青春記憶

  一代影視播放器的“霸主”說沒就沒。暴風影音被淘汰的那一刻,無聲無息到甚至沒能跟用戶好好告別。25日,暴風影音官網出現亂碼排版,APP顯示網絡異常。日前,一名自稱是暴風影音開發人員的人士在社交網絡上爆料稱,目前暴風開發部就剩下他一人,他走了暴風將無人維護。而暴風官方微博7月1日起就已停更。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網站9月初刊發消息,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犯罪嫌疑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準逮捕。

  債主們接踵登門。21日晚間,暴風影音母公司暴風集團表示,近日收到北京證監局下發的《關于對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關注函》,要求公司董事會、監事會及在崗人員堅守崗位、盡職履責,全力維護公司經營穩定,對履職不力的,北京證監局將依據相關規定追責。

  22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近日收到《裁決書》,被裁決向上海歌斐支付轉讓價款4.62億元,公司和馮鑫應于裁決書送達之日起10日內支付完畢。逾期支付將依法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上學時上課的視頻都用暴風影音播放,一個時代就這么逝去了。”對于暴風影音的“驟停”,網友們紛紛感慨,在那個多媒體格式繁多的年代,每一種編碼都需要相應的解碼器才能順利播放,暴風影音的出現“一統江湖”,也承載了青春追劇的很多回憶。

  資本游戲下重蹈樂視覆轍

  2015年3月24日,暴風集團登陸創業板,曾在40天里拉出36個漲停板,成為風頭無兩的創業板“股王”,股價最高拉升到327元,市值近450億元。這是暴風集團的“高光時刻”。隨著實控人馮鑫被捕,暴風集團的股價一路下跌至最低3元,截至11月25日收盤,市值僅有11.5億元,不及高點時的3%。

  短短4年,從一代“妖股”到凈資產為負,暴風集團經歷了什么?站在2015年市值高點,暴風決定向“全球DT大娛樂”戰略轉型,將VR、體育、電視作為未來的主力方向。為了盡快建起“生態”,暴風開始快速收購。2016年3月,暴風發布公告稱,計劃支付31億元人民幣,通過定增等方式收購影視公司稻草熊影業、游戲公司立動科技、游戲發行公司甘普科技的股權和團隊。

  自此,以播放器起家的暴風,選擇了軟件硬件一體、上下游生態同時開發的布局,一如當年的樂視。在主業營收無法覆蓋多條戰線投入的情況下,暴風不得不靠大量外部融資來做支撐。2015年到2019年,暴風前后共3次提出定向增發融資計劃,均未獲批。

  融資不利,硬件不斷燒錢,軟件一地雞毛,每一步戰略都推著暴風集團走向深淵。盡管馮鑫不喜歡外界將暴風比喻為下一個樂視,但宿命般巧合的是,4月26日凌晨,一季度虧損1.77億元的樂視網,正式宣布自當日開市起股票停止交易,暴風也是在同一天發布了虧損嚴重的財報,并被出具非標審計意見將有停牌風險。

  盲目“追風口”的又一教訓

  從無名到輝煌,從輝煌到跌落,將A股上市比作“核武器”的馮鑫,一路追過的VR、體育、電視、秀場、金融甚至區塊鏈,都給暴風帶來多次漲停。但為了“追風口”,暴風也一再在資本運作上犯錯。VR項目暴風魔鏡遇冷,讓中信資本2018年申請凍結了馮鑫的327萬股股份,暴風體育對MP&Silva(簡稱MPS)的收購,不但把50億元打了水漂,更面臨巨額索賠和訴訟,成為拖垮暴風集團的最大炸彈。

  “其實我身處最熱門的行業,但我就是個‘混子’,我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只知道自己不要什么。”馮鑫曾這樣形容自己,也曾在檢討中反思道,“不能將暴風的失誤歸結到任何人身上,99.999%的錯誤都來自自己,怪自己沒有資本控制能力,怪自己沒有業務嚴謹性的能力,怪自己好的時候膨脹,壞的時候蒙混過關。”

  “上市前過于保守,上市后又過于激進、后知后覺,錯過了多個股價高點的融資時機。到股價跌落時,不得不為融資付出高昂代價。”暴風集團投資部的柳程曾公開作此評價。

  過度追風的暴風集團為互聯網企業上了生動的一課。畢竟,所謂“風口”其實只是快速變化的思潮、風潮、偏好,往往曇花一現,想要持續發展,還是應該回到商業的起點——創造價值。(記者 袁璐)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返回頂部
基金股票 美国zozo在线直播 甘肃快3 微信打麻将是哪个软件 11选5官方助手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nba比分火箭 十一选五稳赚方法 好易配资 手机麻将赌博案例 幸运飞艇走势图 胜分差 雀魂麻将兑换码官网 森林龙江麻将填大坑 足球直播间 Cameron Canada 武汉麻将卡五星怎么打